首页 > 表单向导 > 留言详情

维权信箱 我要留言
留言内容: 2014年夏天,赵文生被其妻宋淑珍的亲属骗至北海参与传销,宋淑珍与赵文生在北海租房屋居住至今。2018年2月28日赵文生因心梗溶栓引起突发脑出血,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九附属医院(北海市人民医院)住院,现阶段在该院ICU重症医学科治疗。2018年3月1日,赵文君接到宋淑珍电话,称赵文生因突发脑出血住院,要求亲属速往“北海市人民医院”。3月2日赵文君及时赶到该医院,主治医生陈医生建议“立即进行手术治疗”,但需要配偶宋淑珍签署手术同意书(只有配偶才有签署权),并立即办理手术相关手续。赵文生的配偶宋淑珍受“东北籍传销组织”指使,明确表示不同意手术,并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致使赵文生错过最佳救治时间(因为当时主治医生明确表示治愈的可能性非常大),在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后,院方仍建议进行手术治疗,但宋淑珍拒绝签署手术同意书,并签署了放弃抢救治疗书。 2018年3月3日上午,赵文君曾向北海市人民医院求助“如果在赵文生配偶宋淑珍拒绝签字手术的前提下由其亲属代签手术同意书是否可以”,被院方直接拒绝。在与院方协商未果后,赵文君到中街派出所报案(北海市人民医院对面),寻求帮助未果;下午赵文君又到北海市公安局说明该事实,并请求公安局代为协调由家属代宋淑珍签署手术同意书,后被告知还要在中街派出所报案,警方通知宋淑珍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陈警官的主持下,宋淑珍当着陈警官的面说:“你不是要救你哥吗?你先拿50万。”仍拒绝签署手术同意书。目前赵文生生命垂危,而赵文生与宋淑珍的夫妻共同财产足以支付手术等相关费用,宋淑珍放弃救助其丈夫赵文生的生命,主观上具有放弃的故意,应当救助而不救助,客观上不作为,实质上已涉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遗弃罪,该罪名不管在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是违背人性的,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和道德的谴责。赵文生的姊妹曾苦口婆心求宋淑珍:1、只要宋淑珍签字同意手术,手术的费用可以由姐妹承担;2、术后赵文生出现任何问题,由我们姐妹承担责任,哪怕赵文生成为植物人,照顾护理的义务均由我们姐妹承担。就算如此,宋淑珍最后仍然拒绝签署手术同意书。赵文君及家人在北海协调手术期间,有十几个疑似传销组织人员常常尾随跟踪。后亲属得知,宋淑珍与“东北传销组织”共同阻碍家属救助目的是:1、宋淑珍为了继承赵文生死亡后财产。2、该传销组织害怕赵文生病好后向公安机关说出可能对传销组织不利的供述。根据以上事实,本着救死扶伤和人道主义精神请求相关部门主动干预,积极救助我哥赵文生的生命,本着先救助生命的原则,如果赵文生的配偶宋淑珍不签署手术同意书,我们作为赵文生的姊妹愿意签署手术同意书。 据此,我们向相关部门反映如下: 1、目前赵文生仍在重症监护室急需手术抢救,且主治医生明确表示仍然有手术的价值,我们姐妹五人都同意签署手术同意书,请求相关部门尽快协调以家属的名义签订手术同意书,治病救人,挽救我哥赵文生的生命。 2、如果赵文生的配偶宋淑珍仍然一意孤行拒绝签署手术同意书,我方保留追究其可能涉嫌遗弃罪的相关权利,同时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以亲属的名义签署手术同意书。      综上所述,赵文生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虽然他躺在病床上毫无意识,但求生是人的本能,目前赵文生的生命体征正常,仍然具备手术价值。宋淑珍虽为赵文生法律上的配偶,但在有条件救治的情况下就放弃手术治疗,等于放弃赵文生的生命,这不仅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更是对社会伦理道德践踏,目前,家庭成员因该事件痛不欲生,几姊妹寝食难安因此病倒。据此,恳请有关部门重视该事件,积极协调广西医科大学第九附属医院同意由赵文生的亲属签署手术同意书及时进行手术挽救赵文生的生命,体现政府“以人为本”的职能! 此致 广西省妇女联合会            控告人:赵文娟、赵文荣、赵文君、赵文钰、赵文新
留言回复: 你们好!来信收悉!我们将通过北海市妇联向该医院了解情况,如反映情况属实,市妇联将会协调医院等有关部门给予你们必要的帮助。祝在北海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