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表单向导 > 留言详情

维权信箱 我要留言
留言内容: 感谢妇联支持。知悉贵工作室已经将我以监护人名义代理未成年的女儿起诉贵港教育局、立案难的信访诉求移交某某下级妇联组织办理,该妇联组织已经打电话与我沟通一些问题。现我作一些书面陈述,希望贵工作室将我的这些陈述传递给某某下级组织,以便其对事情有个全面的认识。我代理女儿维权,固然是为了维护私益,但其实,被告实施的涉嫌侵权的行为,属教育领域的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我认为地方教育改革出现了重大偏差,我打官司,可能有助于教育部门纠偏。因此,于公于私,我都应该起诉贵港教育局。我方起诉的事实和理由:被告贵港市教育局主办贵港全市中考、示范性高中招生录取工作……原告认为,被告有以下侵权行为:1、被告拒不公布考生(包括原告)中考成绩(指总分和单科分数),侵害了原告受教育者学业成绩应获公正评价的权利。2、被告改写考生(包括原告)的成绩,即,将考试得分(总分和单科得分)改写成得分等级,并作为升学录取依据。此种改写成绩的做法没有法律授权,且不合理:从社会常识角度,中考分数转化为得分等级,是化精确为粗糙,属反向性、退化性错误。中考分数本来是个精确到0.5分的量化指标。科目得分改写为得分等级后,每级跨度可达10分(有可能80分至90分都评为A),与0.5分相比,粗糙20倍,6科叠加,极限可达64000000倍,极限时可造成考试总分相同的人名次相差万里之遥。例如,假设六科目均100分以上得A+,某考生恰各科目均得100分,总分600分,总评A+,六科目6A+,名次优秀,可能排在贵港市第100名左右。另一考生,5科目得99分,另1科目得106分,总分601分,总评A+,六科目1A+5A,比前一考生少五个A+,排名2000名左右——得分600分者排名远优于得分601分者,不公平。被告把考生的阳光分数改写成分数等级——一种模模糊糊的暗箱,形成暗箱效应,成糊涂帐,侵害了受教育者(包括原告)学业成绩应获公正评价的权利。3、被告对普通生(择优生)、定向生的录取顺序发生倒错。全国各地的做法,先录取普通生,后降格录取定向生,但被告反其道而行,先录取定向生,后录取普通生。凡先录取普通生后降格录取定向生者,动机较单纯,支持弱势初中考生、强势初中之次优生定向升学,体现升学平等权利。被告先录取定向生后录取普通生,动机较复杂,一是支持弱势初中的考生定向升学,二是不支持强势初中之次优生定向升学(抑强校、消灭强校次优考生定向升学机会以达强、弱校的所谓的平衡)。被告“抑强校”的做法违反了教育法第37条,侵害了强势初中之次优考生的定向升学平等权利。被告虽然安排有共计81个重点高中定向名额给桂平二中考生,全市最多,形同虚设,均被优秀生挤占,次优生不获定向录取机会,原告亦为受害者。被告对众多考生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也有人乱中得益。原告原就读桂平二中一班,初三全年成绩常居全班头名,平时测试总分通常超过第二名20分以上。但中考后原告未获示范性高中录取,估计排名在桂平市4000名之后,而班上有人排名估达2000名左右、能稳入桂平一中(示范高中)。原告现入读非示范性高中,学校师资薄弱。原告认为被告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对原告造成重大精神损害。原告方获悉,被告的行为是打着“课程改革实验区”名义,并已实施十年以上,试图克服分分计较、过度竞争。殊不知如此折腾,又造成级级计较,也不能够克服分分计较,因为级别相同是常见的,最后还要凭未公布的科目分数、在暗箱中分出排名。被告改革实验十余年,学生竞争压力实未下降。被告还宣称考生按成绩等级排名和按原始分数排名基本上相同,但拒绝出示具体数据予以证明,故难以置信。《教育法》保护受教育者权利,如升学平等权利、学业成绩获公正评价权利,其中,第83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侵犯受教育者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留言回复: 您好,您的信件已收悉,您所反应问题已在上封回复中给予指导,同时,您也可向高院信访处、教育系统等对口部门了解反应。祝您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