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表单向导 > 留言详情

维权信箱 我要留言
留言内容: 我方与贵港中级法院存在重大分歧,与个别领导矛盾公开化。我方将贵港中院喻为黑司法,正在进行投诉。《黑工案遇黑司法》全文:黑工案,遇黑司法,我方的官司打了十几年,毫无进展! 我的亲属李某某,原桂平中小学教师,出身良好家庭,母亲是省级劳模,父亲是中学校长(退休)。李某某虽然曾就读于桂林教育学院,获大专学历,获教师资格,获聘教师职务,但桂平教育局只给她代课人员待遇,微薄津贴,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发生纠纷。 2002年,李某某向桂平法院起诉教育局,劳动争议,主张同工同酬。桂平法院判其败诉,理由是现在国家规定可以不同工同酬。李上诉到贵港中院,对一审判决进行驳斥。贵港中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但认为此案不是法院民事诉讼受理范围,裁定驳回起诉。我们的评判,桂平法院蠢,居然称可同工不同酬。贵港中院奸,居然一脚将纠纷踢出法院大门。李对两级判决进行了申诉(申请再审),也被驳回。 2006年,李向桂平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指控教育局违法侵权,要求赔偿10万元。桂平法院一审判决其败诉,理由是教育局未有违法侵权。李上诉到贵港中院,对一审判决进行驳斥。贵港中院(合议庭成员庞炯泽、梁杰忠、覃干义)裁定撤销一审判决,但认为此案不是法院行政诉讼受理范围,裁定驳回起诉。我们的评判,桂平法院蠢,居然称教育局未违法侵权。贵港中院奸,居然一脚将纠纷踢出法院大门。 李就此案信访,没有任何成效,而且法院关上大门,不受理李对教育局再提行政赔偿诉讼。 2017年初,李向桂平法院起诉教育局,民事诉讼,名誉侵权纠纷,“黑工案”,指控教育局将正式教师贬低为代课人员(黑工),损害教师劳动人事权益,要求多项赔偿。此案获得自治区妇联维权工作室、贵港市总工会的关注和支持。桂平法院一审判决称,代课教师也受敬重,名誉侵权不成立,判决李败诉;又裁定,李的劳动人事权益争议,请向教育局申诉,不是法院受理范围,裁定驳回起诉。李上诉到贵港中院,对一审判决、裁定进行驳斥。贵港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裁定。理由:李未有证据证明代课教师社会评价低,举证不足,名誉权纠纷应当败诉;又裁定,劳动人事权益争议部分,因争议双方不是平等主体,所诉争议不属民事诉讼受理范围,请另行寻找正确维权途径(裁定书暗示李应寻求行政赔偿,而不是民事赔偿)。 面对上述裁决、裁定,我们认为是错误的,现已就名誉权纠纷部分,向自治区高院申请再审。而就劳动人事权益争议部分,法院的裁定虽然错误,但其暗示我方应当另行寻找维权途径,我方勉强服判。   此后,我方向桂平教育局申请各项行政赔偿三百多万,2017年11月,教育局书面告知,请向桂平法院提出,此是法院职权范围。李于2017年12月初,向桂平法院起诉教育局,要求行政赔偿,至2018年2月底达三个之久,桂平法院不予登记立案。我方认为此案纠纷拖延经年,属重大复杂案件,桂平法院不立案可予理解。于是,我方于3月1日将行政赔偿起诉书邮寄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要求立案审理,至今六个星期过去了,未见回音。 我们注意到,桂平教育局起初对李某某的维权不理解,反感,认为教育局不违法、不侵权,但现在教育局面对侵害教师名誉权、黑工等严重指控,教育局似有较多反思,似有低头认错之意,也愿意交法院审理。然而,我们在法院还是遇上立案难的问题。 一个民告官案维权十几年毫无进展,因为,黑工案遇上了黑司法!
留言回复: 您好,非常感谢你对妇联组织的信任!我们已收悉多封您关于亲属李某某的情况反应信件,对于你为亲属李某某维权的事情我们一直给予关注,由于是涉诉案件,还须依照法律规定来办理。祝您生活愉快!